中国业务
COMPANY NEWS
做空权势扩军,“无名之辈”斩下港股新年做空
发布日期 : 2019-02-24编辑 : bjxinji.com 浏览次数 :

又一做空新权势来袭。

2月21日,做空机构空城研究发布了做空报告《新高教:一个坑害学生的造假者》,直指新高教团体(以下简称“新高教”)利润灌水成分高达50%,还存在守法的回扣交易,给予公司1.62港元的目的价及强烈卖出评级。新高教当日大跌13.39%,报4.4港元。

新高教22日早间发布布告回应称,公司董事认为报告所载的指控及材料拥有误导性、不实在及毫无依据。公司已细阅报告,并认为编制报告的实体/个人并不专业及缺乏高级教育界方面的基础常识。

新高教公司发布,拟于近期邀请投资者前往下属学校实地考核,以正视听。当日,新高教股价全日反弹6.77%。

这场后果看似不太大的零和博弈,背后折射的做空机构趋势远远超出做空事件的自身。

游戏胜败或已决议

有趣的是,面对这场从天而降的“零和博弈”,胜负似乎早已分出。

俗话说,地利天时人和,一场新战斗的打响,这三个因素缺一不可。而空城机构,好像并未悟出其中的真理。

光从时光上看,空城已比拟被动。

个别而言,做空机构往往会联合宏观经济、中观行业,抉择正处于转型进级,或者新兴阶段的产业目标下手,寻找上市公司的单薄之机出手。

而今年2月初至今,我国已经陆续有《激励外商投资工业目录(征求看法稿)》和《国度职业教导改造实行计划》等利好教育板块的政策出台。 论政策局势,空城这个机会出击,好像显得分歧时宜。

寰盈证券首席策略官赵璞表示,空城研究的做空报告中呈现了较多篇幅的实地调研和访谈,具备必定的可托度;不足之处是其调研对象比较单一,缺乏穿插印证,力度稍显不足。

另外,赵璞以为, 空城研究重要指控的两点,瞒哄高额招生佣金和关系交易炮制利润,对于教育公司来说,确实是较为敏感的点。但同样,论证进程并不谨严,对市场影响程度也有限。但从本日的表示来看,空城可能已经完本钱次做空,至于收益如何,外界不好估算。

在此之前,国金证券(600109)教育和花费行业研究员亦发表研报称,关于新高教的“做空报告”,盼望作者能够略微进步一些对“常识”的懂得。

新空头纷纭诞生

固然新高教跟空城研讨的输赢仍未知,但“无名之辈”在做空范畴突起仿佛已成趋势。

作为一家新的做空机构,空城研究和去年崛起Blue Orca Capital和Bonitas Research不同的是,它并不任何的研究及做空背景。(对于Blue Orca Capital和Bonitas Research“战绩”在《复盘港股做空2018:这届空头有点新、有点杂、有点逊》中有具体先容)

空城研究官网显示,目前它的研究报告仅有新高教一份。国金证券剖析师称,一个素来没有出过研究报告的“机构”,未免让人感到有碰瓷的嫌疑。

不外,对存在做空机制的市场,无背景机构早已蠢蠢欲动。

去年11月,一家注册于美国爱达荷州西北部小城桑德波因特的广告监测公司Kochava,也介入到这场盛宴中。当时,Kochava发布一份做空报告,胜利使得中概股猎豹挪动股价暴跌32.84%。一夜之间,中国股市里,Kochava暴得大名。此前华尔街见闻在《解密新“浑水”Kochava:技巧公司的做空幻想》已做详细报道,在此不作太多表述。

寰盈证券首席策略官赵璞表示,港股市场的做空机构崛起正在成为趋势,主要有以下多少个起因:

第一,宏观上看,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证券市场都在稳定期,去年以来不断定性一直增添。港股市场七成市值都在中海内地,波动的环境中,过去被发展掩饰的一些问题会逐渐裸露。比如债权杠杆、资产并购、隐性成本以及公司高层的个人行动等,都会为沽空机构提供线索和切入点。

第二,内地的研究才能和对港股市场的熟习水平一劳永逸,这局部研究能力外溢到港股市场,成为做空机构的新力量。内地公司赴港上市在从前一年疾速增加,这些公司相应缺少应答沽空的教训,也为沽空机构供给了可乘之机。

“因为港股数目众多、品质错落不齐,且与大陆有着高度相干性的同时又能坚持做空机制的完美性,因而吸引了更多的参加者。”一名业内人士表现。

打着“正义”旗号背地的名利场

汹涌而来的做空机构,更多是打着正义的旗帜。

好比,烽火研究在官网上称,我们如同黝黑中的战火为民众照明这些造假企业的真面目,检举这些金融罪犯的罪恶。

浑水也简介也充斥正义感:咱们为评估公司的真正价值而骄傲,并可能看到一些治理层发明的不透明和炒作。

但一份份骇人听闻的报告当面,波及的是动辄亿计的惊天暴利。

香港富昌证券研究员曾子明表示,空头的存在是把“双刃剑”,好的一面是警戒上市公司做好信披,要做“好人”。不好的一面是,不能消除部门做空机构有着歹意沽空的可能。

做空机构三种盈利模式

普通而言,做空机构主要的盈利模式有三种:

第一、依附做空报告带来的流量转化为盈利。

第二、先沽空、再发布做空报告,通过股价下跌盈利。详细而言,从券商处借来大批股票,在股价下跌到一定量时大量量卖出。而后把股票还给券商,以此卖高买低的差价即为利润。像浑水、香橼等著名做空机构通常采取这种做空门路。

第三、先沽空、发布做空的报告,股价暴跌后将沽空的仓位平掉(股票下跌盈利)。目标公司自救回击后,再搭一波救济资金的顺风车反手做多(股票反弹再盈利)。

有意思的是,在这场资本的“零和博弈”中,做空机构除了将自己的做空报告出卖给对冲基金等“下家”外,也会亲身下场,牟取利润。比方,做空丰富控股的Glaucus(格劳克斯),也曾以将讲演发售给对冲基金Oasis ManaGEment,让后者得以提前进场潜伏。身上流淌着格劳克斯血液的Bonitas,曾经屡次表示本人宣布做空呈文的时候,也会持有被做空公司的空头头寸。

诚然,在厚味的面包眼前,谁都很难克制唾液的分泌。然而,要在做空界立名,仍是良知知彼,方能克己克敌,百战不殆。

更多有趣内容请关注微信大众号微信公家号资事堂(微信ID:Fund2019)

*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(微信ID:wallstreetcn),线索和反馈请发邮箱 am@wallstreetcn.com 。开明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,立刻领取2019寰球市场机遇。